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365体育备用网址 >

原铁道部部长儿子谈自己出差排队买票 铁道部发改委互呛

发布时间:2019-08-30 13:36编辑:七娃阅读(

    大家都听说过“我爸是李刚”的故事把, 现在很多人都拿着自己的父亲母亲的高官幌子为非作歹,其实很多年前的干部们的孩子却没有享受过任何的特殊待遇,最近原铁道部部长的儿子讲述自己父亲的一生,表示自己出差买火车票也是自己排队,并没有因为自己是铁道部部长的儿子有什么特殊待遇。

    从1949年滕代远担任铁道部的第一任部长,到2013年盛光祖卸任最后一任部长,64年时间,13任部长,铁道部可以说见证了中国交通事业的腾飞。

    刘建章,铁道部第六任部长。青藏铁路建成时,96岁高龄的老人曾兴奋地说:“我也想坐高速火车去拉萨。”日前,“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来到了朝阳区亚运村附近的安园小区,专访刘建章的二儿子刘润生。

    现在每年春运的火车票都是一票难求,几十年前的火车票在当时也是稀缺物资,身为铁道部部长的儿子,刘润生这样告诉“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我出差在外都是自己排队去买火车票,只有尽量早去排队,买不到也没办法。”

    母亲上书毛泽东解救在押老干部

    刘建章和妻子刘淑清一辈子伉俪情深。“文革”期间,刘淑清曾经上书毛泽东,也正是因为这封信,解救了一批在押的老干部。

    据刘建章的女儿刘润芬回忆,1968年2月13日深夜,刘建章家里突然闯进来一伙身穿军装的人,以查户口为名,不由分说地给刘建章戴上手铐,押进汽车绝尘而去。

    刘建章被抓走后不久,刘淑清再一次被隔离审查。不仅如此,造反派还逼她退党,但她拒绝签字。解除审查后,刘淑清获悉,刘建章被关押在秦城监狱。

    “我在外交部和冀朝铸(时任总理英文翻译,后曾任联合国副秘书长)同志比较熟悉。1971年,他从时任铁道部部长的杨杰那里得知我父亲的问题已经查清,没有任何问题时,立刻告诉了我。之后,冀朝铸为我们向周总理递信两次,他还利用方便的机会,当面向周总理反映过父亲的情况。”刘润芬回忆。

    1972年6月8日,刘淑清获准带领在京的子女去秦城监狱看望丈夫。探视过程中,刘淑清发现丈夫在狱中的情况非常糟糕,面黄肌瘦,胳膊不能举,连说话有时也咬字不清。加之监狱生活条件如此之差,每天连饮水也是有定量的(每天三杯),再渴时就只得喝冷水,每天“放风”也只有三十分钟时间。这让刘淑清心情异常沉重。她下定决心要救丈夫出狱。经过深思熟虑,刘淑清把在干校的大女儿润芬叫回来,秘密商量给毛主席写信的事情,想让大女儿通过唐闻生和王海容给毛主席递信。

    信递上去以后,全家人都很忐忑,不知道这封信会带来什么。事实上,这封信当天就通过王海容转呈到毛主席面前。

    后来,王海容才告诉刘润芬,毛泽东看到信后把她和唐闻生找去询问情况,她们将所了解的事实,一一向毛泽东作了汇报。不久后,毛泽东做出如下重要批示:“请总理办。这种法西斯式的审查方式,是谁人规定的?应一律废除。”

    周恩来得到毛泽东的批示后,立即采取措施,保护那些受审老干部。自此,在押干部在狱中的生活都有所改善。王任重(曾任国务院副总理)曾说:“由于刘大姐上书毛主席,在狱中都可以喝到热水了。”

    1972年12月22日,刘建章被“保外就医”,刘淑清和孩子们将他送到工农兵医院(即同仁医院)。此时,刘建章脱离了将近五年的监狱生活,全家人终于团聚了。

    刘润芬说:“写信后不久,经过多方营救,大批干部陆续被释放。当母亲得知一些熟悉的老同志也被放回家时,她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总要亲往祝贺。一次,罗瑞卿伯伯见到父亲,上前紧握父亲的手,让父亲一定转告母亲:‘感谢刘大姐!谢谢她敢于上书毛主席,否则多少老同志将死在狱中。’曾被关押过的许多叔叔、伯伯见到母亲时总会感叹,他们得以活着出来,幸亏有刘大姐的信,这封信写得及时,写得有分量。”

    收养的老战友的孩子也直接喊“爸爸妈妈”

    1975年,刘建章担任铁道部副部长。从刘建章到北京工作后,每逢周末,都有原来的朋友登门拜访,每次有客人到来,刘建章必盛情款待。吃饭的时候这些布衣朋友必居上位,与刘建章一家围坐在一张大桌子上,谈笑生风,其乐融融,没有高官与布衣之分。

    在战争年代,这些人都曾经掩护过刘建章和刘淑清,并因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文革”期间,这些人也帮助过他们一家,所以在刘建章成为铁道部部长后,也没有因为自己位居高官就疏远或者看不起这些曾经生死与共的朋友。

    刘润生说,当年家里的人总是很多,十分热闹。因为父母亲疼爱关心不止他们九个兄弟姐妹,还有一些烈士的孩子们。如抗日战争中牺牲的马本斋的侄女马国凤、赵义京之子赵遗根、刘铁之之子刘侃如等。